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20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七十五】

黎莘胸臆間翻湧沸騰著莫名的情緒,雙目緊緊的凝著林中,彷彿要穿透重重阻礙,看清那裡所發生的一切。

「如何?」

盈妃眼中顯出些許興味,伸手輕拍了拍她肩側。

她勝券在握,如今便頗有閒心,在她眼中,黎莘,寧家人,皇家,無非都是她用來爭權奪利的工具罷了。

她不介意瞧瞧他們最後的垂死掙扎。

黎莘斂了眉目,垂首半晌,再抬眸時,依舊是無波無瀾的模樣:

「母妃不必試探於我。」

她只簡單說了一句,並沒有多做解釋。

現在她不信她,無妨,一會兒就能知曉了。

盈妃心中略略訝異,卻並未表現出來:

「你心向我,自然是好的。」

她模稜兩可道。

兩人說話的工夫,林中的喧鬧聲漸盛,伴隨著一聲高亢的「護駕」,這場她既盼著,又不期望的禍事,終究還是來了。

林中飛鳥紛紛撲翅而去,刀劍交戈的鏗鏘之聲猶在耳畔,盈妃瞳中燃起火光,但對外就故作姿態,驚慌失措道:

「這是怎的了,快,快去瞧瞧皇上!」

隨侍身後的侍衛分出兩隊,一隊將黎莘和盈妃護著,一隊則衝進林子里,失了蹤跡。

黎莘鬢角淌下一滴細細的汗珠,手心粘膩一片。

她知曉,所謂的「刺客」實則是盈妃的人,而寧家原本的計劃,便是藉著這次動亂,一舉鏟除了盈妃的黨羽。

寧舒曜會親自過來,也許會親手殺了盈妃——只要他有機會。

嘈雜的人聲,馬蹄的踩踏聲,馬匹的嘶鳴,交織成混亂的密網,籠罩了她身側。

近了,又近了。

她渾身的神經都緊繃著。

突的,一隻箭宇破空而來,從林中疾射,直直的朝著盈妃與黎莘的方向,勢不可擋。

盈妃被身側的宮人拉開,黎莘則險險避過,只擦破了頰邊的皮膚。

一隊玄衣蒙面的人馬從林中飛馳而出,為首的手持長劍,身形高挑,銀制面具遮蓋臉龐,只隱約能看清面具後黑黝黝的瞳孔。

見到黎莘的剎那,他的身形明顯的有片刻搖晃。

他身後的玄衣人看他似有猶疑,不由低喚他一聲,隱含焦急:

「主子?!」

寧舒曜眉心一跳,長劍入鞘,接過翠映遞來的長弓。

箭尖銳利,直直對準人群中盈妃的方向,他拉滿了弓,形如滿月。

盈妃面色蒼白,慌張的往人群中躲去,狀似害怕極了,可她身邊的黎莘清楚,那不過是一場戲罷了。

是時候了。

她咬咬牙,在所有人都不曾防備的時刻,猛的衝到了盈妃身前,用肉身擋住了她。

盈妃怔了,寧舒曜也怔了。

他指尖一顫,箭矢離開弓弦前不經意變了方向,沒有刺中黎莘的後背,而是扎入了她的左臂。

電光火石的瞬間,黎莘猛的轉過身,抬起未曾受傷的右臂,將弩箭對準了寧舒曜的胸口。

他似是不敢置信,就那麼不躲不避,宛如一尊石刻的雕像。

黎莘眼眶里染上了血絲。

抱歉。

她在心裡如是道。

弩箭疾射而出,直直的刺入寧舒曜胸口,帶出一蓬鮮血。

他瞠大了雙眼。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