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60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五十七】

祁甄不理會他,而是拿起了第二枚箭,搭上了弓,並不是對著黎莘,反而轉向了祁蘅的位置:“我沒記錯的話,”他拉開弓,弓弦繃成了一條圓弧的彎月,“這箭,可不能往別人的地盤放。”

何四心中一跳,忙伸手攔住他,回頭對著祁蘅道:“祁五,你剛剛那位置不對,這次可萬萬不能這麼做!”

他也是為了打圓場,這祁九天不怕地不怕的,一會兒真要一箭射死了祁蘅,倒霉的不還是他?

這場“遊戲”,說是有五個人,實際上真正爭奪的還是祁甄祁蘅,這印鑑是他祁家的東西,其他人心裡清楚自己不過是走個過場。

他們的箭,無一例外都是射歪的。

除了黎莘和小柴,其餘的美人壓根沒什麼危險,頂多就是被嚇一嚇。

祁蘅抿了抿唇,平靜道:“看錯了。”

他說著,目光若有似無的落在了黎莘身上,冰冷淡漠:“畢竟,她曾經可不是小洋樓的女人。”

這話聽的何四等人一頭霧水,當事的幾個卻十分清楚,祁甄嗤的一笑,挑了眉道:“五哥當真是個'君子'。”

這兩字被他咬的格外重,話語中的譏諷之意,也清楚明晰。

何四在一邊訕笑,說了幾句熱場的話,又讓他們準備第二場。

經過這一回,黎莘心裡的那股徬徨不安,轉瞬間救消散無踪,她抬了頭,對著祁甄的方向粲然一笑。

那笑極美,灼灼如盛放芳華,一時明艷至極。

祁甄也勾了唇,搭上箭,不再看那根紅綢。

王遠在一旁有些心急,正想開口說些什麼,祁甄卻仿似後背長了眼,冷笑道:“爺想要的東西,還不需要靠我女人的命來換。”

王遠一怔,不覺愣在了原地。

一聲槍響,祁蘅的箭出了弦,向著小柴頭頂的紅綢飛射而去。

那箭一往無前,穿透了她的紅綢,竟是直接射斷了繩子,又去勢不減的朝著印鑑

“咄”的一聲,紅色箭矢釘住了墜落的斷繩,那枚刀片在離小柴頭頂幾寸險險的停住了,只割斷了她一縷青絲。

小柴面色慘白,軟軟癱在地上。

而祁蘅的白箭也沒有如眾人所想的那樣射中印鑑上的紅綢,正是關鍵時刻,黎莘瞇了眼,側身一擋。

鮮血濡濕了她的衣衫。

那白箭定在了她胳膊上,離印鑑僅一寸之遙。

何四瞠大了眼,不敢置信。

黎莘手臂吃痛,但並沒有表現在臉上,她扶住自己的傷臂,又將圓台中的印鑑一把拽了下來。

祁蘅收了弓,不辨喜怒。

“這,這,這怎麼算?”

在場中人面面相覷,怎麼也想不出會有如此詭異的一幕。

祁蘅要殺祁甄的女人,被祁甄擋了,然後祁蘅要搶印鑑,又被祁甄的女人擋了。

祁蘅的女人還被祁甄救了?

簡直是一筆亂帳。

事實上,誰也沒想到黎莘會有這樣的勇氣,分明是個看上去嬌滴滴,又弱不禁風的美人兒,為了不讓祁蘅拿到印鑑,竟有勇氣拿身子去擋。

擋了便擋了,連聲痛都不帶叫的。

一時間,周圍人都竊竊私語起來,連帶著那些抱著頭的女人也看向了黎莘,眼裡凝著淚,雙眸瞠的大大的。

黎莘用沒受傷的手臂扶起了小柴,溫柔的拍了拍她的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