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76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七十三】

祁蘅沉默的聽完,依舊是不動聲色。

黎莘也不想再和他多言,將被子拽了拽,摸索著床邊緩緩躺下去,平靜的闔上雙眼。

祁蘅在她床頭靜靜的站了一會兒,一直到黎莘的呼吸均勻了,他才輕撫了撫她的髮絲,轉身離開了。

他走後,黎莘才睜開眼。

她不信祁甄死了。

雖然系統沒提醒,但是只要這個任務一天不結束,她就一天都不會相信祁蘅所說的話。

至於祁蘅為什麼留下她,黎莘可不信是什麼他一直戀慕這她,一定要得到她之類的。

要不就是籌碼,要不就是……

黎莘下意識的抬了手,摸了摸自己的頭髮。

那根木簪還在。

心中莫名的安心了許多,她拔下簪子,緊緊的握在自己手中,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她感受到一絲溫暖。

這麼久以來,她第一次失去自己的視覺。

這樣純黑的世界,是真的會讓人感受到無助。

接下來的幾天,黎莘一直待在這個房間裡,有傭人伺候她,但是一般不會和她多說什麼。

等黎莘基本能適應黑暗的後,就能在房間裡慢慢的走動。

期間,她很注意那些水和飯菜,但凡嗅到了一點異味,都不會輕易的吃下去。

但是要是祁蘅真給自己下什麼無色無味的藥,她也沒辦法。

中途的祁蘅來看過她幾次,問了她一些話,無非是身子如何之類的,一般這時候,黎莘都會靜靜的坐在床邊,沒有絲毫理會他的意思。

祁蘅也不惱,就這麼好吃好喝的養著她。

伺候黎莘的佣人就像個鋸嘴葫蘆,兩個人能沉默上一天,黎莘除了適應這裡的環境,還在努力的辨別著自己身處的位置,思索著逃跑的可能性。

可一想到自己的這雙眼睛,心中又是一陣悲哀。

這日,原先伺候黎莘的佣人沒有來,反倒是換了個新的嗓門。

這新人熱絡的很,一把嬌甜的噪音,清清脆脆的。

她一見到黎莘,就唧唧喳喳的說了許多,又是誇她漂亮,又是說祁蘅待她好,說著說著,那話裡的意思就變味了。

什麼叫做趁著年輕貌美,留住祁蘅的心?

什麼叫做祁蘅不介意她不是完璧之身?

她早已說過,就是死,都不會和他祁蘅再有乾。

黎莘一直忍著,等到那新人脫口而出一句“姨太太”,她那股子堆積的憤怒就從胸臆衝到了嗓子眼。

她聽見自己有些顫抖道:“別喚我姨太太。”

那新人仿似沒聽見一般,還當她在不好意思,就嘻嘻笑道:“您這是害臊了罷?這有什麼的,五爺這樣疼您,您合該”

還不等她說完,黎莘就猛然側過了頭。

她一雙眼瞠的滾圓,瞳仁是灰濛蒙的一片,安靜時,配上她這秀麗的容顏,倒愈見愁態之美。

可她現在是極怒的狀態,那空茫的眼神,像是一潭了無生氣的死水,看的那傭人心中一陣害怕,忍不住縮了縮身子。

“滾。”

她咬牙道。

那傭人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此時的黎莘已經舉起了她一直捏在手裡的簪子,將尖銳的一頭對準了她。

她後背起了層密密的冷汗,驚惶的應了一聲,跟踉蹌蹌的往外跑了出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