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77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七十四】

傭人走後,不多時,原先那一個就被送了回來。

她還是不怎麼說話,只會告訴黎莘是什麼時辰,該吃東西了,或者該喝藥了。

但是黎莘反倒舒坦多了。

她還是以往一樣,整個下午,就趴在窗口發著呆,一坐就是一下午。

那傭人就安靜的侍立在一邊。

到了夕陽西下,黎莘就從窗口起身,在傭人的伺候下,近乎麻木的吃藥,用飯,洗漱,最後上床歇息。

她聽見了關燈的聲音,隨後房門被輕輕的闔上。

黎莘捏緊了簪子,將自己蜷縮起來,用被子牢牢的裹住,就像一隻受了傷的小獸,用盡一切方法,將自己隱藏。

不多時,她就迷迷糊糊的睡了。

自從清醒以後,她的睡眠就變得很淺,幾乎是一點點風吹草動就能讓她驚醒。

在這裡,她根本不會安心。

今晚也如此。

就在黎莘半夢半醒之間,原本緊闊的房門,被人慢慢的挪了挪,發出一絲低低的摩擦聲。

幾乎是瞬間,黎莘就睜開了雙眼。

雖然她看不見,但手中已經緊緊的捏住了那簪子。

來人的步伐踩的很輕,看的出來是刻意壓低的,他走到了黎莘的身邊,靜默的停頓了片刻,緩緩的俯下了身子。

黎莘想過,如果這人是祁甄該多好。

但他不是。

他身上的氣息出賣了他。

祁蘅將手放在了她的額頭上,他的手掌有些燙,掌心和手指都有粗糙的繭子,撫的她肌膚生疼。

黎莘強忍著沒有動。

錯過額頭,他的手就來到了她的眼瞼,鼻尖,最後落在了唇上。

那手指微微一頓。

黎莘手心起了一層密密的汗,那簪子的被攥的濕黏黏的,卻沒有絲毫鬆懈。

片刻後,黎莘發覺他在靠近。

他的呼吸離自己越來越近,近到拂在了面頰之上。

當他的唇快要觸碰到她的時候,她猛然抬頭,反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啪”的一聲,格外清脆。

祁蘅被她打的偏過了頭,臉頰上火辣辣的疼。

黎莘的手也因為用力過猛而微微的顫抖著,她將簪子背在身後,雙眼失焦的望向前方,一雙秀眉緊緊的蹙在一起。

祁蘅伸手摸了摸臉頰,那處已經腫了起來,一碰就泛了刺痛。

他的眼中極快的滑過憤恨,轉瞬即逝,不過片刻就恢復了平靜。

他藉著朦朧的月光看向黎莘,她穿著單薄的袍子,只露出一截細長的頸項,小臉瘦的尖尖的,愈見憐人。

他的那股子邪火就拼了命的往上竄。

當初的那一幕重現在他眼前,他忽的揪住了她的手腕,不顧她的尖叫,將她用力的壓在身下。

黎莘拼了命的踢瞪著他,她很使了力,踹在他身上也格外的疼,但他現在什麼都顧不上了。

正當他撕開了她身上礙事的袍子,想要去扯她的小衣時,黎莘不知哪來的力氣,抬了頭,狠狠的撞在了他腦袋上。

祁蘅被撞的一陣暈眩,黎莘也好不到哪裡去。

可她強迫自己穩定下來,抓起了手中一直緊握的簪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對著他就扎了過去。

祁蘅甩了甩腦袋,好不容易恢復了些,剛想去扯她,冷不防撞見了她舉著簪子刺了下來。

他急忙險險一躲,避開了要害,那簪子卻還是深深的沒入了他一側的胸口,在靠近肩部的位置。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