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29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二十六】

她煙眉輕攏,口中斷斷續續的呻吟著,似乎在忍受著極大的痛苦。

周圍沒有火光,看的不明晰,卻無法忽視她秀麗的五官,惹人嬌憐。

尤其是雨水的沖刷,抹去了她肌膚上的塵土,讓那本就蒼白的色彩,愈發的剔透。

祁甄咦了一聲,捏住她下頜,抬了她的臉,仔細打量:“王遠,”他喚了一聲,沉吟道,“這是不是祁蘅家的人。”

祁甄只會在幾個時間喚祁蘅五哥,祁家老宅,上門見面,或是譏諷的時候。

而私底下,他才不願讓他玷污了兄長這二字。

王遠聽了一嘴,有些驚異的上前來看,藉著祁甄的手,他將黎莘的容貌仔仔細細的過了一遍,越看越覺著不對。

“好像……是祁家養的那兩個小丫頭。”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祁蘅祁甄的敵對都擺在了明面上,兩家的消息,說不得還沒有對方了解的清楚。

所以祁甄不僅知道這兩個丫頭,還知道王沛蓉的打算。

那女人,可不是個善人。

“這是大的那個,”祁甄一笑,饒有興致道:“我記著,我當初還見過她。”

王遠暗暗咋舌,心道自家九爺這樣子,怕是又有了養人的興趣。

只是面上,絲毫不顯。

這個時候,因為祁甄這邊的動靜,原本陷入了半昏迷的黎莘,模模糊糊的醒了過來。

只是她渾身上下都沒有力氣,就連吐字都困難。

她看見了眼前踵踵晃動的人影,下頜處有隻手捏著,似乎在說些什麼,但統統都聽不清楚。

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抓住那隻胳膊:“救……救……救我……”

她眼中落下了一滴淚,順著眼角滑落下來,又和雨水融為一體,消弭無踪。

祁甄的瞳仁微微一縮。

黎莘說完這句話,已經是用盡了身體裡的最後一點力氣,再不能維持清醒,頭一歪,徹底的昏死了過去。

因此,她的下頜也從祁甄手中抽離。

祁甄收回手,緩緩的起身,居高臨下的望著她,眸中晦暗不明。

淅瀝瀝的雨水落在地面上,在她的身側蜿蜒出一個小小的水坑。

祁甄看著看著,良久,忽而一笑。

周圍的士官都不明所以。

“王遠,”他在眾人沉默的時候,開口喚了一聲,“準備準備。”

王遠立刻應是。

祁甄伸了手,解下大氅,抖落一片細碎的水珠。

然後他將大氅覆在了黎莘的身上,寬大的袍邊,將纖弱的人兒完完全全的包裹住了。

他俯身,連人帶衣服的橫抱了起來。

懷中的重量極輕,感覺像是掂著一把瘦骨,飄飄忽忽的。

王遠從士官手裡拿了傘,改為自己為祁甄撐上,緊跟著他的動作,一步步的往裡走。

那些士官自然而然的留在了門外。

王遠亦步亦趨,見黎莘半張臉都沒在了大氅懷裡,只露出一截光潔的額頭,並幾縷濕淋淋的烏髮。

他不由疑惑道:“爺,這是”

祁甄往懷中看了一眼,又瞥了瞥王遠,瞧的他不由自主的垂了頭,移開視線。

“從今以後,”他嘴角輕扯,揚起了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她就是我的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