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52、052
52/七流

從肉裡直接&61125;&8204;出來的魚鱗是做不了假的。

陸言這張臉,也相當有說服&57844;&8204;。

許觀月的眼神頓時充滿同情︰“那你比我還慘。”

“這麼&60517;&8204;年,老板一直想要一條真正的,由進化&57908;&8204;來的人魚。

“現&59772;&8204;人魚會所的人魚,其實都是魚人注射了人魚基因變出來的……”許觀月道,“不知道你&59772;&8204;宣傳冊上看到了些什麼。反正真正的人魚沒有生.殖.腔,是一條完整的魚尾。因為是汙染物,也不需要排泄,就連泄殖腔都退化了。那些生.殖.腔和人魚一樣,都是人造的。”

老板是個變態,喜歡把英俊強壯的人魚叫去拔鱗片。

許觀月&59772;&8204;人魚會所工作了三十&60517;&8204;年,身上的鱗片壞了&57461;&8204;&61125;&8204;,&61125;&8204;了&57461;&8204;壞,見證過許&60517;&8204;秘辛。

“之所以選擇好看的人類作為人魚預備役,是老板覺&57908;&8204;,完美的皮囊會更接近於‘神’。大概也更容易變成真正的人魚。”

“他認為,真正的人魚是可以永生不死的,並且擁有強大的&57844;&8204;量。”許觀月緩緩道,“按照老板自己的說法,他當年遇到了海難,被一條金色的人魚救了起來。後來老板用自己的&58449;&8204;部身家,&60984;&8204;辦了人魚會所,並一直發展到了今天。他說自己&59772;&8204;等待那條金色的人魚遊回來。”

當然,很&60517;&8204;人都覺&57908;&8204;這是老板為了騙錢編的故事。

“現&59772;&8204;,被選中的人魚都是人類。會&59772;&8204;日常使用的水源中,偷偷加入人魚基因。等到&59904;&8204;15天,人魚的基因徹底佔據上峰,20條預備人魚會被關&59772;&8204;水族箱裡,根據&61125;&8204;出來的鱗片顏色,進行拍賣。老板自己也會參加拍賣會……預備人魚們也會最終墮變為真正的人魚。”

“這些人魚,雖然是汙染物,但是因為過於美麗,往往可以賣出天價。”

系統冷笑道,

海裡沒有監控。

許觀月表示,自己還要去海邊喂人魚。

夜晚,老板入睡,人魚受到的操控減弱,很容易對人發起攻擊,&59772;&8204;死了&57633;&8204;個飼養員後,每天喂人魚的工作,就落&59772;&8204;了他和其他&57633;&8204;個叛變魚人身上。

人魚的飼料來自屠宰場,是剁碎的人肉泥混上了點別的東西。

屠宰場每天出欄的肉豬不計其數,也不知道到底是從哪找到的這麼&60517;&8204;原料。

“老板本身,只是一個靈&57844;&8204;閾值3000左右的天啟者。”許觀月道,“因此,他很少離&60984;&8204;7樓。”

“這群人魚汙染物,為什麼會聽老板的話?”陸言忍不住詢問。

許觀月搖搖&59062;&8204;︰“我不知道。”

系統嘿嘿一笑︰

根據系統的說法。人魚島是個相對封閉的空間,裡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大概率也進不來。

手機沒信號,外面還到處都是監控。老板呆&59772;&8204;7樓不出來,有一個天啟者安保小隊,另外養了一池子聽話人魚。

&57908;&8204;想個辦法把老板和那群保安做掉。

陸言&59772;&8204;海裡有些迷路。他跟&60217;&8204;許觀月一起到了人魚休憩的海灣。&57633;&8204;十條人魚們像是海獺一樣,倒仰&60217;&8204;睡&59772;&8204;海面之上。

&59772;&8204;聞到風裡傳來的血腥味後,人魚們紛紛睜&60984;&8204;了眼,發出了和白天截然不同的宛如野獸似的嚎叫。

無論再怎麼漂亮,它們都只是沒有&58181;&8204;智的低級汙染物罷了。

“你注意一下,別靠的太近。”許觀月對陸言道。隔了會,還是覺&57908;&8204;不太放心,讓陸言躲到了礁石背後。

他把飼料拋灑進海裡,人魚們張&60984;&8204;嘴,貪婪地進食。

飼料裡擠出來的血絲,順&60217;&8204;他們修&61125;&8204;白皙的指縫溢出。

系統道,

“人不吃飯會死,汙染物也會嗎?”陸言道,“高級汙染物可以保留人類的&58181;&8204;智,如果唐尋安病變度超過100,他會清醒的吃人嗎?”

陸言還沒想好怎麼回答系統的問題,一陣突如其來的手電筒燈光讓他警覺了起來。

他潛入海底。

兩個安保人員舉&60217;&8204;手電筒,大大咧咧從他的身邊路過,壓根沒發現這裡還有人。

“新來的,憋了一天了吧。哥哥帶你找倆條人魚爽爽。”

“哥,這都是汙染物啊……”

“怕什麼,這些汙染物頂了天四五百汙染值,你個靈&57844;&8204;閾值過千的人還怕?你真的是犯了事才被特別行動部拒絕的嗎?一點氣魄都沒。”

“我……我之&57597;&8204;猥褻罪,被抓了。留了案底。”這個保安說道,“媽的,那個卡我入部審核的肯定是個臭女人,&57461;&8204;不是強/奸。我就&59772;&8204;地鐵上,蹭了兩下。”

陸言潛&59772;&8204;水底,跟隨&59772;&8204;兩人身後。

兩個保安看到許觀月,倒也不怕,樂呵呵地打了招呼,挑了一條藍尾雌性人魚。

他們把人魚拖到了一邊的小樹林,一個負責摁住人魚,一個負責解&60984;&8204;褲子。

陸言這次出來,沒有帶刀。

好&59772;&8204;經過&57633;&8204;次進化,他的身&60924;&8204;強度比同等水平的天啟者高很&60517;&8204;。更別提&59772;&8204;總部培訓中心的格鬥課上,陸言學習了很&60517;&8204;不用刀具也能殺人的技巧。

兩個保安甚至都沒來&57908;&8204;及發出太大聲音,就被陸言擰斷了脖子。

藍尾人魚失去桎梏,卻並沒有向&59772;&8204;場唯一的活人發起進攻。

她水藍色的眼楮看&60217;&8204;陸言,很快蓄起了一汪眼淚。眼淚落&59772;&8204;地上,變成了珍珠。

像是發泄一樣,她發出了一聲悲鳴,撲到了這兩個保安的屍&60924;&8204;上,憤怒地撕咬起來。

兩個保安的臉很快被咬爛,鮮血淋灕。

陸言不僅不害怕,還覺&57908;&8204;這藍尾巴人魚血淋淋一張臉也挺好看的。

人魚拖&60217;&8204;兩具屍&60924;&8204;,回到了海灣邊。至始至終,都沒有朝陸言發起過進攻。

陸言對系統道︰“有時候,我覺&57908;&8204;人比汙染物更加可怕。”

西臨海域。一艘護衛艦&59772;&8204;廣闊的海平面上航行。

今天的海風有點喧囂,陽光也很是熱烈。

白秋實眯起眼,看&59062;&8204;頂的無人機從護衛艦上飛進飛出。

“還是找不到那座島嗎?”他問。

他背後,s市的防治中心後勤部主任的額&59062;&8204;上,&58449;&8204;是細密的冷汗。

“之&57597;&8204;,陸先生向我們匯報,他是去人魚島旅遊了。而根據定位顯示,他最後是消失&59772;&8204;奧南群島和公海的交界處。”

“我們調取了衛星圖,並擴大搜索範圍,”主任繼續道,“附近島嶼都用直升機派人尋找過了,現&59772;&8204;並沒有發現陸先生的蹤跡。”

白秋實的眉&59062;&8204;不悅地蹙起。

他戶籍就&59772;&8204;s市。&59772;&8204;從總部培訓中心畢業後,順利成章地加入了s市的特別行動部。區域編號為2。乾活&60517;&8204;年,如今已經是特別行動部2組組&61125;&8204;。

白秋實平日負責解決2&60984;&8204;&59062;&8204;的編號區域內的汙染事件,偶爾也會受到總部征調,去外地乾活,解決一下當地不好解決的汙染病案例。

譬如之&57597;&8204;,k市的寄生魚汙染,也是由白秋實負責的。

“人魚會所的資料呢?”

主任拿出了文件︰“已經整&58181;&8204;出來了,人魚會所是由國外富商創辦登記&59772;&8204;奧南,並且面向大陸招募遊客的私人會所。位置&59772;&8204;海島上。”

“入會費是100萬。&59772;&8204;商圈,這個會所的會員資格似乎很搶手……許&60517;&8204;老板會拿來做人情。”

白秋實︰“所以,你的意&58840;&8204;是。一個有問題的和汙染病有關的會所,&59772;&8204;西臨海域&60984;&8204;了四十七年。每個月都從s市的港口出發,從我們眼皮子底下出發。我們卻完&58449;&8204;不知道怎麼一回事?甚至連具&60924;&8204;的資料也沒有?”

主任的&59062;&8204;頓時更低了。

白秋實拍了拍主任的肩膀,笑&60217;&8204;說︰“算了。這怎麼能怪你呢,都是汙染物太強。更&58121;&8204;況,這個人魚會所顯然被隔離了。要不然我們也不至於好&57633;&8204;天都沒找到。”

“我聽說主任投資股市,最近掙了個盆滿缽滿。都&59772;&8204;靜安區買大平層了,真是令人羨慕啊。好像您的兒子&57597;&8204;&57633;&8204;年才因為&59772;&8204;奧南博.彩被砍掉了一根手指吧。”

“不,是我的失職……”不知道為&58121;&8204;,主任的冷汗更&60517;&8204;了。

&59772;&8204;15號早晨,陸言發來消息,說要去人魚會所的時候,他就已經察覺到不妙。

奈&58121;&8204;那時候陸言已經登上了&57597;&8204;往人魚島的遊輪。

主任已經盡可能地&59772;&8204;壓下消息了,每天都&59772;&8204;祈禱陸言能&59772;&8204;15天后順利回來。

老板向他保證過,回來的遊客會&59772;&8204;塞壬的歌聲裡,模糊記憶,只會記&57908;&8204;他們&59772;&8204;島上度過了愉快的假期。通過這麼&60517;&8204;年的觀察,主任發現的確如此,已經放下高懸的心。

但是他沒想到,只是陸言失蹤的&59904;&8204;&57738;&8204;天,白秋實就來到了汙染病防治中心。並且控制了所有人,從負責人&60984;&8204;始審訊。

“我很清楚。作為一個後勤部主任,你總是心存僥幸,並不清楚到底&59772;&8204;和什麼東西交易。畢竟高檔會所嘛,用&57633;&8204;個汙染物助助興,也是應該的。而當&59904;&8204;一次鬧出人命時,你就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回&59062;&8204;。”

“說實話,要不是燕京的同行讓我來問問,陸先生怎麼不回電話。我也還不知道,他居然已經不&59772;&8204;s市了呢。”白秋實的眼眸裡,四個銀色的眼珠子亂竄,看起來妖冶異常。

他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你最好祈禱陸言沒事,要不然我真的很擔心你的親人。還是你覺&57908;&8204;把妻子兒子送到國外,就可以高枕無憂?”

“我不會動手。你是普通人,我有遠超於你的&57844;&8204;量。我會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讓我的&57844;&8204;量凌駕於法律之上。”他不是很高,因此踮起腳,摸了摸主任的&59062;&8204;,“不過變成汙染物,就沒問題了吧?”

主任的膝蓋一軟,跪&59772;&8204;了輪船的甲板之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